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政務公開>煙草新聞

人民日報、人民網:《幸福阿昌,一路同行》

發布時間:2019-11-25 10:24:00 來源:人民日報、人民網 浏覽次數:

  

          

人民网首頁特别推荐

    本就窮得叮當響,丈夫還成天喝酒,家裏啥事不管,直到2012年酒後撒手人寰;自己想在地裏折騰點東西出來,可沒那條件……50歲的阿昌族婦女趙聰會先前總被人看不起,直到阿昌族整族幫扶項目啓動,她的好日子才來了。

  阿昌族是全國人口較少民族之一,主要分布在雲南省德宏州隴川、梁河、芒市三個縣(市)。2015年7月,整族幫扶項目啓動時,項目區貧困發生率爲8.9%,2018年,數字降至2.06%,預計今年底將降至0.73%。

  作爲人口較少民族扶持任務最艱巨的省份,雲南曾鄭重承諾:決不讓一個兄弟民族掉隊!決不讓一個民族地區落伍!

  在阿昌族聚居區,承諾已然兌現。

  赵聪会家的老房子。人民网 程浩 翻拍

  赵聪会家的新居。人民网 程浩 摄

  

新村有個美好的名字——“卑妥瓦”

 

  趙聰會家挂著一張老房子照片,房子是土木結構,一家人住在二層木房,下面是豬圈和雞舍,氣味難聞不說,還容易生病。

  照片沒拍到的地方,村裏主幹道雖是水泥路,可入戶路還是土路,一下雨,泥濘得很。

  在德宏州梁河縣曩宋阿昌族鄉關璋村,過去,村民的房子和入戶路大抵如此。

  2015年7月,雲南省煙草專賣局(公司)啓動阿昌族整族幫扶項目,派駐關璋村的扶貧工作隊隊長楚建榮第一次來村裏時便震驚到了:很荒涼,房子很舊,入戶路都是泥巴路,衛生也差……

  這麽多難題要解,咋辦?雲南省煙草專賣局(公司)規劃先行,決定把關璋村按阿昌族整族幫扶示範村來打造,最終形成民族特色濃郁的阿昌族村寨。

  從哪開始?房子。

  開了多次會,雲南省煙草專賣局(公司)決定在村子一個叫平場地的地方,按照統規聯建的方式,以滇中民居的風格建一個新村,優先把有需求的建檔立卡戶、住在滑坡點的村民、村裏的致富帶頭人安置進去。每戶資金扶持10萬,地方政府補助4萬,村民還可享受6萬的貼息貸款。

  新村安置不了的村民,雲南省煙草專賣局(公司)和當地政府決定:需要原址重建的幫扶6萬;需要加固的幫扶4萬;僅需要美化的幫扶2萬。

  方式確定後,通過項目申報、招投標,2016年年底,占地114畝的新村正式開工。2018年春節,59戶村民搬進新居。

  走進其中一家,電冰箱擺在客廳,平板彩電挂在牆壁,電飯煲正煮著飯,廚房和廁所也改造了,尤其是廁所,兩條木板一個坑換成了抽水馬桶。

  为感党恩,新村有個美好的名字——“卑妥瓦”,翻译过来就是“太阳升起的地方”。

  其余村民要麽在原址重建了房子,要麽進行了加固,要麽進行了美化,入戶路也從土路變成了瓦石路,主要路口還建了公廁,路燈天一黑就亮,新的文化活動廣場和衛生室也已建成,大夥沒事時來廣場跳跳舞,健健身,日子挺舒坦。

  趙聰會選擇在原址重建房子。2015年底,拿著6萬元的煙草幫扶資金,又貸款6萬,再東拼西湊6萬,她把老房子推了,籬笆院牆拆了,建了磚木結構的新房。

  新房寬敞明亮,電視櫃、冰箱、太陽能熱水器、床、桌子是雲南省煙草專賣局(公司)用扶持資金買的,她又添置了電視機、洗衣機,入戶的幾十米土路也變成了瓦石路。

  关璋村内,村民的新居。人民网 程浩 摄

  

“你說不感謝行嗎?”

 

  硬件設施好了,教育得跟上。雲南省煙草專賣局(公司)沒幫扶前,村裏教學條件差,很多適齡學生選擇去鎮上或縣上讀書,關璋小學只有兩個班30多名學生,老師只有4人,校舍也是土木結構,屬不安全用房。

  幫扶項目啓動後,雲南省煙草專賣局(公司)投資780多萬元,重建了學校教學樓,又加蓋了學生宿舍、教師宿舍、食堂、運動場,爲學校購置了電腦、多媒體教學設備、學生桌椅。

  慢慢地,在外讀書的孩子回來了。如今,學校有學生85人,其中84人爲阿昌族。爲方便管理,學校實行寄宿制,孩子們不用再每天放學走上半個多小時回家,學校管理起來也方便了。“以前不敢想啊!”學校教導主任孫家凱感歎。

  當然,關璋小學還改了名字,名曰“關璋幸福小學”。

  不止小學,對村裏的在校大學生,雲南省煙草專賣局(公司)每年給予5000元的助學補助。“這可幫了我大忙啊!”村民粱其炳說。

  本著“只有讀書才有出路”的樸素想法,身患殘疾的粱其炳把兩個孩子硬是供到大學。可面對每年加起來1萬多元的學費和每月不低的生活費,他只能四處找親戚朋友借,甚至從銀行貸款。

  云南省烟草专卖局(公司)帮扶后,粱其炳家两个孩子每人每年能得到5000元补助,他的负担一下子轻了。“你說不感謝行嗎?”他说。

  如今,兩個孩子都已大學畢業,其中大的在昆明上班,每月工資5000多,小的也考上了公務員,粱其炳的苦日子熬到頭了。

  關璋新村,風景獨好。供圖

  

缺啥?“水!”村民脫口而出

 

  孩子上學不愁,新房住得舒服,産業得加緊發展,不然建房時借的錢怎麽還?以後的日子咋過,總不能老指望人家幫扶吧?

  話說的沒錯,可不管發展啥産業,得有水。關璋村偏偏缺這個。

  有多缺?“村裏以前叫‘幹璋村’,每年11月到來年5月,村裏的蓄水池沒水,只能去地勢低的地方挑。”村黨總支書記曹先剛說:“去還得趕早,天不亮就得出發,去晚了水就沒了,只能從別處再找。”一來回五六公裏,村民們打一趟水,小半天沒了。家裏養牲口的,一天一趟還不夠。

  因爲缺水,又沒灌溉條件,村裏都是“雷響田”,雨季來了才能犁地、撒種,若在播種季節久旱不雨,就得丟荒。

  2015年,楚建榮剛來那一年,雨季來得晚,村民8月才插秧,比往年晚了整兩月。因此,當楚建榮等人到村裏時,問村民最先要解決啥問題時,“水!”村民們脫口而出。

  水源呢?當年9月,楚建榮帶人往大山深處尋,約摸10多公裏,好不容易找到水源,可地勢低窪,水引不到村裏,一行人悻悻然趕回,天已黑透。

  次日,一行人再次出發,趕天黑前終于找到合適的水源,拿回去檢驗,符合標准。項目很快進入申報、招投標程序。

  2016年年初,僅用時4個月,16公裏的輸水管道全部竣工,村裏人的人畜用水問題解決了。雲南省煙草專賣局(公司)又出資引了另一股水,村民的農田灌溉問題也解決了。

  关璋新村一角。人民网 程浩 摄

  

“雷響田”到“黃金葉”

 

  水盼來了,産業發展有了希望。

  2016年,在煙葉種植計劃持續壓減的情況下,雲南省煙草專賣局(公司)計劃在關璋村種植烤煙800畝,旨在讓煙葉成爲阿昌族群衆的主要增收産業。

  村裏人沒種過烤煙,心裏沒底,扶貧工作隊幾次三番做工作、“打包票”:“種煙葉,半年就能見收益,全程有技術人員指導,種出的煙葉包收購,收入有保障。”村民們心動了。2016年1月,他們開始嘗試種植煙葉。

  缺技術咋辦?楚建榮和扶貧隊員們把村民集中起來培訓,在田間手把手、面對面教授技術要領。而且,每畝煙田都插著一塊竹牌,上面有煙技員和煙農的聯系方式,煙農有問題時,聯系技術員很方便。

  趙聰會本就想做事,第一年種煙,她試著種了3畝,一畝毛收入4000多元,除去成本還剩不到3000元,她嘗到了甜頭。後來幾年,通過承包租地,趙聰會的煙葉種植面積增加到了33畝,蓋房欠的錢慢慢還完了。

  趙聰會不是個例,3年來,不少村民靠種煙實現脫貧,有些還成了種煙高手,一片片烤煙已成爲村民致富的“黃金葉”。

  “一畝煙脫貧一個人”,雲南省煙草專賣局(公司)副總經理、德宏州阿昌族整鄉推進整族幫扶工作隊總隊長包毅說:“我們定下的目標,已經實現了!”

  村裏的婦女正在織阿昌族織錦。供圖

  

村裏的脫貧任務全面完成

 

  烤煙産業是基礎,其他産業不能落下。“精准扶貧中,我們創新工作思路,采取以煙葉種植産業爲基礎,多種産業齊頭並進的‘1+N’扶貧方式,助力阿昌族群衆脫貧致富。”雲南省煙草專賣局(公司)黨組書記、局長、總經理李光林說。

  確實,精准扶貧,就要發掘村民興趣,因人施策。在阿昌族占92%的關璋村,除烤煙外,甘蔗、滇皂莢、百花油茶、織錦等産業也在這幾年“芝麻開花節節高”。

  村民曹明維家120畝的甘蔗林,甘蔗長得又高又壯,酷似利劍的蔗葉在風中揮舞,紫紅色的莖節亭亭玉立。“今年收入10萬元沒問題。”他說。

  多年前,村民粱其炳和另外3戶村民承包了村集體700畝百花油茶,因爲缺資金,鋤草、施肥、修枝都要錢,前幾年百花油茶産量不高,每畝收入僅100多元。雲南省煙草專賣局(公司)幫扶後,一次性給予每畝368元的補助,粱其炳拿錢對林子重新修整,每畝收入提高到250元左右。

  滇皂莢入藥有祛痰、利尿之效,關璋村有種植滇皂莢的傳統,村民曹紅梅此前種了4畝,每年純收入1萬多。雲南省煙草專賣局(公司)發現這是個致富産業後,免費給村民提供苗木、技術,曹紅梅又重栽了2畝,過幾年就會有收成。

  曹紅梅幾年前還做起微商,把滇皂莢、茶葉、筍幹、野生菌、蜂蜜等在朋友圈賣。“這塊收入今年就有5萬多。”她說。

  一系列産業幫扶下,全村的貧困發生率由2013年的27.47%降至2018年的2.09%,全面完成了脫貧任務。到今年底,數字還會下降。

  日子好過了,阿昌族婦女高興地跳起民族舞蹈。供圖

  

精神头足 是帮扶队员最想看到的

 

  僅脫貧還不夠,要把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銜接,把一張藍圖繪到底。

  雲南省煙草專賣局(公司)在項目規劃時就考慮到了,他們把關璋村作爲示範村打造,保留阿昌族村寨風貌特色的同時進行旅遊開發。

  每年3月20日左右是阿昌族最隆重的阿露窩羅節,每當這時,關璋村新建的文化廣場上,熱情好客的村民身著豔麗的服飾,唱起歌,跳起舞,與遠道而來的客人共享快樂節日。

  客人多了,村裏開起農家樂,月收入上萬元。有時客人住不下,老板還得協調其他村民家房間。

  客人想多了解阿昌族文化,雲南省煙草專賣局(公司)建了阿昌族博物館,詳解阿昌族神話創世史詩中的創世始祖遮帕麻和遮米麻的故事。

  阿昌族服飾頗具特色,男子多穿藍色、白色或黑色的對襟上衣、黑色長褲,褲腳短而寬,女子一般穿紅色或藍色對襟上衣和筒裙,小腿裹綁腿,用黑布裹包頭。

  村裏引入民族服飾公司,把會織錦的婦女吸納進去,一方面傳承民族服飾文化,一方面爲村民創收。

  對比鄉村振興戰略“産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總要求,村民們發現,都在正實現的路上。

  更重要的是,在關璋村轉上一圈,不管是摘菜的、做飯的、賣土特産的,村民們個個精神頭足,笑起來歡暢,聊起來爽利。這是幫扶隊員最想看到的。

  “以前村民們愛喝酒,不到正月十五,村裏很少有人下地幹活,現在剛過大年初三,村民們就忙著下田幹活、養護煙苗,平日裏喝酒的也少了。”在村裏呆了3年多,楚建榮感觸挺深。

  “要是丈夫能活到現在,怕也能把酒戒了,和我奔好日子了。”趙聰會自言自語說。

 

來源人民日報人民网  时间:2019年11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