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政務公開>煙草新聞

《中國扶貧》:窮鄉僻壤困不住“紮妮紮”飛舞的翅膀

發布時間:2019-12-02 13:48:00 來源::《中國扶貧》2019年11月27日 浏覽次數:

  大山深處是她歡跳的舞台藍天白雲是她起舞的背景,清脆的蟲鳴鳥叫、叮咚的流水潺潺、還有山風拂過森林沙沙作響的聲音可以變成爲她伴奏的音樂。她很想跟省煙草公司光林叔叔說,請他來阿昌山寨過年,她最大的心願就是能去一次昆明,爲省煙草公司的叔叔阿姨跳一曲她自己編排的舞蹈“阿昌兒女感黨恩”。 

    

  窮鄉僻壤困不住“紮妮紮”飛舞的翅膀

    

  遇到“紮妮紮”極其偶然。按計劃,那天中午在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梁河縣曩宋鄉關璋村拍完阿昌婦女歌舞我們專題片的拍攝任務殺青,從鄭州市煙草公司來的編導康偉老師當晚要趕到州府芒市次日返回鄭州在幾十人花枝招展的歌舞隊裏,突然出現一個清純脫俗、翩翩起舞的漂亮女孩,那優美的舞姿和靈動的神情宛若仙子一般,我和康老師不約而同眼睛一亮,我們懷疑地詢問曩宋鄉扶貧工作隊隊員孫海太,這是不是從州民族歌舞團請來的專業演員?孫海太哈哈大笑“不是,不是,她就是我們曩宋鄉的阿昌姑娘。”

  女孩學名叫們世婷,自幼愛好跳舞,剛從職專幼師班畢業。女孩的媽媽也在這支歌舞隊,今天母女倆是專程從相鄰的瑞泉村趕來參加扶貧工作隊安排的歌舞拍攝。記者的直覺告訴我們,“这女孩有戏可挖”,我們臨時決定爲她加戲再問瑞泉村墩欠寨離這裏多遠,孫海太說大約20公裏我們立即收拾拍攝器材,馬不停蹄趕往她家 

  山路的崎岖艱險超過我們的預想七拐八彎左搖右擺母女倆很少坐過汽車一陣一陣明顯暈車,只好請司機減慢速度,走了將近一個小時才到瑞泉村墩欠寨整個寨子坐落在一個偏僻的山包裏,共有63戶人家。她家住在陡坡上一戶疊著一戶,坡度基本都大于45度角閑聊得知“紮妮紮”是阿昌話漂亮小姑娘的意思,紮妮紮今年21歲,母親趙余芬42歲還有个大儿子初中毕业后在璋风村学修农用车

  阿昌族是一個能歌善舞的人口較少民族,主要聚居在傣族景頗族自治州的梁河縣和隴川縣,都是國家級貧困縣。紮妮紮從小跟著媽媽學跳舞,大山深處是她歡跳的舞台藍天白雲是她起舞的背景,清脆的蟲鳴鳥叫、叮咚的流水潺潺、還有山風拂過森林沙沙作響的聲音可以變成爲她伴奏的音樂,中學畢業她考取芒市職專幼師班。“跳舞是囡兒的夢想,但是學雜費和生活費一年下來少不了萬把塊,她爸爸和她奶奶都勸她算了,說阿昌女人的歸宿就是找到個好婆家,讀不讀書也沒什麽關系,可我總覺得不甘心,我就想著,要在囡兒身上實現我沒有實現的舞蹈夢。” 

  正當趙余芬全家愁得沒辦法的時候,2015年7月,村子裏傳來省煙草公司對口德宏州阿昌族整鄉推進整族幫扶的消息,馬上就到開學季,曩宋鄉當年凡是考取大專以上的學生都不同程度得到了煙草公司的學費捐助,紮妮紮如願以償來到了芒市職專。幼師班開設舞蹈課程,她如魚得水接受了一些正規的舞蹈訓練。假期或周末回到家,撸豬草、扛肥料、栽莊稼、挖田鋤地這些農活幹得相當麻利,練功也很刻苦,每天都在自家院子裏自覺練上2、3個小時。我問她去學校怎麽去,她說從村子到縣城不到10公裏,都是艱險山路,以前靠步行,后来扶贫工作队帮助修建平整了道路,還有驻村的烟草技术员教他们学会了种烤烟,日子逐渐好过,家里就给她买了一辆电动摩托车。

  “我們整個村子以前從來沒種過烤煙,什麽技術都不懂。自從煙草公司幫扶以來,工作隊員駐村後,從選種、育苗、移栽著手,再到中耕、采收、烘烤,一個環節一個環節手把手地教我們。我家現在種了55畝烤煙剛開始的時候年收入3- 4,今年有了5萬多。”趙余芬指着老宅院子侧面新建盖的偏楼告诉我们“工作队帮我们翻修了老宅,去年又重新盖这个偏楼,想都没想过還安装了太阳能,真晓不得该怎么感谢烟草公司啊!” 

  在我們和紮妮紮的媽媽、奶奶聊天的時候,紮妮紮端來了她剛從自家門口橘子樹上采摘的新鮮橘子,小心翼翼地剝了皮遞給我們。我有點冒失地脫口而出“你爸爸不是說了,阿昌女人的歸宿就是找個好婆家,那你現在有男朋友了嗎?”紮妮紮羞澀地低下了頭不答話,趙余芬說道“來提親的人家倒是不少,可是囡兒想跳舞、想進城。我有她這個歲數時,都生下兒子了。”作爲母親,看得出趙余芬內心充滿了矛盾。跳舞!進城!那是自己年輕時未完成的夙願,她終究不甘心女兒就這樣一輩子困在大山。可是,阿昌女孩最好的年齡也就20左右,到2324歲以後,大都生了孩子,就很難再說到比較滿意的小夥子了。

    “我還不想嫁人,跳舞是我的追求,大山虽然是我的家,但我更向往县城的热闹。”说这话的时候,扎妮扎声音不大,但她的眼神是坚定而执着的。“前几个月,我在梁河县城里找到一间闲置的教室,工作队的叔叔请工帮忙进行了简单装修,還资助我购买了地毯、练功鞋等一些舞蹈用具,我现在招了一些孩子教他们跳舞,每个月能收到差不多2000元的學費。自從家裏栽種烤煙以後,經濟條件比以前好多了,我也不知道,以後能不能留在梁河縣城裏立下腳跟?”對于未來,紮妮紮有些茫然,她告訴我們,剛讀職專的時候,雲南民族村演藝公司來芒市招收舞蹈演員,她和同學約著去報考,她考取了第一名,演藝公司專門給她媽媽打了電話要帶她上昆明,白天在民族村當導遊,晚上演出節目,每月收入可達3000多元但是媽媽趙余芬拒絕了“以前阿昌女孩很少有讀完初中的,自從扶貧工作隊駐村後,再沒有一個娃兒因爲貧窮而辍學。我囡兒好不容易才去到職專幼師班學習舞蹈,如果因爲去民族村打工演出就辍學,也對不起煙草公司的幫助啊。” 

    趙余芬母女俩带我们去拍摄了她家的菜地、烟田、果树,不知不觉黃昏的斜陽灑滿了山寨的竹林,一眼望去,葱葱郁郁的大山连绵不断,阻隔了与外界的沟通,虽然保留了淳朴善良的民风民俗,但同时也相伴随着一代又一代的贫穷落后。阿昌人世代生活在这里,很少有能够走出大山的。趙余芬非要留我们吃晚饭,她不停地说“遇到你們真是太幸運了,等會太陽落山她爸爸和哥哥就收工回家,你們吃完飯再走。” 

  当得知康老师今晚還要赶到芒市,明天飞回郑州,我明天也要去芒市赶早班机回昆明,她才依依不舍与我们告别。以扎妮扎天生丽质的容颜和天赋秉异的舞蹈才华,生长在这样一个贫困落后、几乎与世隔绝的少数民族山寨,命运对她似乎有些不太公平。但是,有一位支持她实现理想的妈妈,更有烟草公司对整个村寨、对她全家的脱贫帮助,她又是幸运的。

  臨行時,我對紮妮紮說歡迎她來昆明玩,我陪她去再去報考雲南民族村的演藝公司,她高興地答應了,臉上露出了期待的笑容:“阿姨,等到春節我們家的豬就養得更肥了,我想跟煙草公司的光林叔叔說,請他來我們家過年,我也很想去煙草公司看看,爲叔叔阿姨夢跳一曲我自己編排的舞蹈‘阿昌兒女感黨恩’,這是我們村每一個阿昌人的心聲。” 

    

  背景鏈接 

  阿昌族是全國人口較少民族之一,主要分布在雲南省德宏州隴川、梁河、芒市三個縣(市)。2015年7月,雲南省煙草專賣局(公司)啓動整鄉推進整族幫扶項目,在德宏州阿昌族聚居區全面實施“基礎設施、民居保障、産業增收、綜合推進”四大工程建設,累計投入資金12.46億元,援建2件大型水源工程、建設1937件煙葉生産基礎設施項目等2512個幫扶項目,到2018年底,貧困發生率由2015年的8.9%降至2.06% ,德宏州阿昌族聚居區基礎設施得到全面提升、農村居民生産生活條件發生了巨大改變,農村人均可支配收入大幅提高,貧困戶大批脫貧,貧困發生率大幅下降,“幸福阿昌”目標全面實現。

 

來源:《中國扶貧》2019年11月27日 摄影:康偉 作者:杨漾